Bruce Cafe

We are too fast old, but so clever as to be too late.

「寫小說就像開夜車。你的視線只達車頭燈照得到的範圍,但你還是能這樣走完整段路。」- E. L. Doctorow 道科特諾

你不需要明白己將前往何處,也不用看見目的地或途經的一切,你只要能看清前方兩、三英尺的範圍即可。

成熟

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,一種圓潤而不逆耳的音響,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,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器。」- 余秋雨